天然卷都是好人

【all叶/哨兵向导】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12)

周尧-安默太太更新了吗:

大声高喊我爱叶神一千遍!!!


前方高能预警↓


呵呵哈哈回忆梗对不起↓


不要谈人生寄刀片↓


走起↓









第十二章


“这种电流可以接受吗?”


很轻微的酥麻的感觉从头皮传来,叶修用手指比了个OK的手势,也不知道安文逸是否能够看懂。


“如果有任何地方不舒服……”安文逸认真说道。


“什么?”叶修偏了偏头,没听清。


“如果有……一定要……”安文逸又说了一遍。


叶修蹙起眉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听觉消失了。他立刻张口叫停,顺势抬了抬手让他们等一等。


可是周围一片寂静。


眼前白茫茫一片空旷。


听觉消失得太突然了,叶修纵然一向镇定,此时此刻也不由得心中一沉。他定了定神,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安文逸?罗辑?”


白茫茫一片。


叶修正狐疑着,太阳穴忽然一阵剧痛,疼得他险些叫出声来。这剧痛来得猛烈而突然,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围雾蒙蒙的一切却忽然像是被风吹开一样清晰了。


——鳞次栉比的房屋,宽阔的街道,琳琅满目的商店,商店背后是青砖矮墙,绿油油的爬山虎攀绕其上,显得十分厚重,叫人担心这矮墙会被压塌。


只是没有人。


这种静谧的时候,只有没由来的风轻轻吹过,树叶和商店墙面上的宣传画彼此挨蹭着,发出窸窸窣窣的窃窃私语。


空气中还有一种诡异的、绵延不绝的声音,一下一下汇成一片,仿佛蛋壳破裂般不断轻响着。


叶修对这景色很熟悉——这排矮墙后面是内城,最里面是他十五岁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就要绕过矮墙走到大门时,忽然心中一动,朝路的另一边望去。


那是与周围繁华格格不入的一间破旧矮小的房屋,屋顶有一间阁楼,屋外是大片大片的青色草地和花田,远远望去,无边无际。


叶修愣住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低矮的青砖墙,转身朝那间矮房走去。


矮房的门关着。叶修在门口驻步,迟疑了片刻,将手放在门面上,一动不动,像是要等待什么。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是心念一动,他的手甚至没有使力,那门就伴随着熟悉而陌生的“吱呀”一声开了。


以前冬季最开始的时候,家里被子被虫子蛀烂只剩一床。天气太冷,不得不挤在一张床上取暖。于是两个人躺在床上,一条被子横盖,把沐橙夹在中间,哆哆嗦嗦发誓“明天”要把门修一下。


“这样下去不行呀!”苏沐秋一边念着,一边给他妹妹压了压被角。


“唔。”叶修困得要死,又冷得要命,只想着快些睡着好少受些罪,听见他说话也就随便哼哼一声表示听到。至于这条声音转录到大脑里会变成什么,那就不好说了。


“喂!叶修!”苏沐秋伸手隔着苏沐橙来拍他的头:“明天我们去找点东西把门修了吧,还得买被子。”


叶修又哼哼了一声。


苏沐秋爬起来去揉叶修的脸,低声道:“诶,大少爷,你还能不能清醒一点?这可是有关门面的大事啊。”


于是叶修哼哼着梦呓似的表示都行都行,可以可以,你上你上。


旁边安静了。


片刻后,叶修被苏沐秋拽起来,迷迷糊糊中还记得不要吵醒沐橙,然后就被苏沐秋半拖半拉地拽到床下。


叶修被冻得打了个哆嗦,清醒了:“你做什么?”


苏沐秋“嘿”一声,把苏沐橙轻轻抱起,放到床铺里面,对叶修召唤一般招招手:“过来。”


叶修懒洋洋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你又想做什么?——沐橙明天还要上课。”


苏沐秋无奈道:“你能不能纯洁一点?”


叶修狡黠地笑:“你能不能纯洁一点?”


苏沐秋叹口气,坐在床沿拍拍里面的床铺:


“来吧纯洁的少爷,可以让不纯洁的我抱着你取暖吗?”


叶修肃容道:“这怎么使得!”然后一面说一面踩着苏沐秋朝里面爬去。


苏沐秋被他压得险些呕出血来:“快点快点,冷死了。”


一番乾坤大挪移后,两个人终于在被子里躺好,沐橙在最里面,叶修在中间,苏沐秋在最外头。


叶修眯着眼睛抱着苏沐秋去摸他后背上的被子,嘟哝着问他:“你盖着吗?”


“盖着盖着,你别动!”苏沐秋拍掉他乱摸的手,伸手去被窝里捞到他冰凉的两只脚放到自己热乎乎的腿缝间夹住捂着。


叶修“嘶”了一声。苏沐秋呲牙咧嘴地问道:“我都没喊,你叫什么?”


叶修拍拍他的脸,怜惜道:“我帮你叫啊,瞧把你憋的,冷就冷吧,可别憋坏了。”


苏沐秋“靠”了一声,低头凑在他耳边骂:“我是在帮谁捂脚啊!”


叶修的耳朵被他说话时吐出的热气撩搔到,于是就势将耳朵在他衣服上蹭了蹭,闭上眼枕着他的颈窝表示自己已经睡着了。


苏沐秋捏了捏他的腰,抬起没有被叶修压着的手去检查苏沐橙的被子,摸来摸去“咦”了一声:“刚才都不够,怎么换个位置这被子就够了?”


本来应该已经睡着的叶修闻言笑起来:


“因为我不盖被子——我盖你就好了呀沐秋大大。”


此去经年,这扇门早就修好,却不知为何在这里出现时,还是当初那漏风漏雨的样子。


叶修立在门口,看着门内熟悉的事物依旧寻常如初见。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涌来,所有的坚强和自制登时溃不成军——


“——沐秋?”


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空空荡荡。


他的左手边一堆杂物,右手边是厨房、饭桌和客厅,他知道往里头走是洗漱间和一间拥挤的工作间,还知道卧室在上面的阁楼里,后来被苏沐秋用刨花板隔成两个房间。


叶修就这么怔怔地站着。他好像看见清晨苏沐秋在厨房里煎蛋,“噼里啪啦”、“叮叮咣咣”;他自己百无聊赖趴在饭桌上补眠,几分钟后被苏沐秋嘱咐去叫苏沐橙起床;然而还不等他磨磨蹭蹭站起来,苏沐橙就自己悄悄下了楼,垫着脚尖跑到他背后来吓唬他……


忽然一阵清脆的“哗啦”声打断了他的回忆,叶修回过头,却惊恐地看到那扇破旧的老门像是薄脆的鸡蛋壳一样分裂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碎片,然后呼啦啦升腾起来,消失在阳光下。


叶修僵住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哪里——


——这是他的精神世界。


然而按照他现在的精神力,他的精神世界此刻应该是濒临崩溃的。


叶修忽然想起他刚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时,听到的那种诡异的、绵延不绝的破裂声。


他终于意识到什么,朝门外看去——他来时走过的路,只要是他的脚曾经落下过的地方,此时已经布满深而密的裂痕,密密匝匝。所有的裂痕都在空气中颤抖着,发出哀鸣,仿佛顷刻间这整个世界就会支离破碎。


这种时候,就算是一丁点的空气震荡,都可能会对这个岌岌可危的世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而刚才,他唤了“沐秋”的名字。


房屋忽然轻微地震动起来,或许是身在房屋中的缘故,叶修感到他的整个精神世界都晃动了起来。他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向楼上跑去——快一点!


再快一点!


要在毁灭以前……


一瞬间有许多的念头如飞驰的列车一般疯狂地从他的脑海中轰轰烈烈闪过,叶修却什么也没有抓住,他甚至没有去想崩溃的后果。


这或许是他的精神世界终于无法支持要崩塌,或许是他的进入造成了精神世界终于承受不住的碎裂,或许是他在离开那么久后能够再次看见这些往事……


但叶修不管不顾,只是向阁楼全力跑去——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近乎麻木的精神结在十五年前撕裂般的疼痛后,又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猛地推开阁楼的门——


——窗沿上立着一只青色的小鸟。


叶修有些恍惚。


那青色的小鸟叫了一声,歪了歪头,黑豆似的小眼睛温柔地看着叶修。


“沐秋。”叶修怔怔地喊他。


周围开始倾塌,破碎的事物一片一片向上飞起,在阳光下蒸发成亮晶晶的粉末。


那青鸟就在这时飞起,离开崩碎的窗沿,“扑棱棱”向叶修飞过来。


四周尽是破碎的世界。


叶修伸出手去,接住这只小小的青鸟。青鸟熟练地落在叶修的掌心,欢快地抬头,冲叶修清脆地叫了两声。


这两声鸟鸣就像是一个信号,几乎在同一时刻,一切轰然应声而碎。


他的精神世界终于崩溃,只剩下他自己和这只青鸟,大概也会在不久后缓缓消失。


叶修捧着这只青鸟笔直地立在白茫茫的天地间,周围漂浮着亮晶晶的细小尘埃。


除了苍白的、渺无边际的天地和无比渺小的一人一鸟,终于什么也没有了。


叶修却笑起来,弯起眼睛,低下头去,将脸颊在青鸟小巧可爱的头上轻轻蹭了蹭。


耳边似乎听到那人斗志昂扬的声音: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tbc


我发誓下篇文写伞修温馨


真的!

评论

热度(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