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all叶/哨兵向导】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17)

周尧-安默太太更新了吗:

本章把大部分世界观抖出来,再抖一点私货。


第十七章


“【存在即是合理】。”叶修十指空抵撑在胸前,郑重与闲适并存,这样貌似闲散地微微向后一靠,气势居然瞬间压过了在场的两个哨兵:


“这就是说,某件事物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有它自己的道理。人类的根本需求就是生存,我们身上和基因中改变的任何一种东西,都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生存下去。”


“但我们可能只是这种改变过程中失败的试验品。”唐柔打断他。


“不,”叶修微微一笑:“小唐,自信一点。”


他说,自信一点。


唐柔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然而叶修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样子:


“所谓【量变产生质变】,【量变】是事物的一种微小的、逐渐的、不显著的变化,它积累足够就会产生【质变】——事物本质的改变。对于整个人类的进化过程来说,【量变】过程才是试验过程。我们现在已经分化出不同的属性——这是【质变】——这是试验后的结果,【量变】是我们没有看到的改变,在我们人类分化出哨兵和向导之前,我们的基因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在每个人身上都进行过成千上万次的改变和试验,目的是让我们能够存活下去。”


“我们是试验的结果,我们活着——这就是进化这个试验成功的证明。”叶修微笑着说道。


良久的沉默,然后陈果眨了眨眼,不太信任地问:“喂,这些话不会是你瞎编的吧?”


“怎么可能,”叶修摊摊手:“这在我母星上随便找个中学生都能给你背出来。”


陈果撇了撇嘴:“所以呢?所以普通人才是失败品吗?”


“不,”叶修再一次否定:“只要活着,就是成功的。”


唐柔马上反驳:“可是普通人实际上作为个体是比我们的生存力强的——这你没法否认吧?”


“我不能否认。”叶修承认了:“但是我觉得,哨兵和向导这种离开彼此就无法存活的巨大缺陷,实际上,是在提醒我们人类生存的方向。”


“什么方向?”


“团结——”


叶修笑起来:“这个说法大概很老套也很可笑,但是相对于整个宇宙而言,人类永远是渺小的存在——我们必须相互依存和尊重,才可以在浩瀚的世界上获得一席之地。”


一片不明觉厉的静默中,唐柔非常机智地找到了突破口,一针见血道:


“你不要转移话题——所以你承认了这是缺陷对不对?”


叶•帅不过三秒•修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不错。”


唐柔十分冷静地继续顺着这个突破口往下深挖:


“按照你之前说的,人类最根本的需求是生存,现在我们的缺陷已经影响到了我们这一根本需求,这种情况不能再称为进化了吧?”


叶修“哟呵”了一声,赞道:“不错啊,还知道‘【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了啊。”


这一回,两个姑娘都冲他愤怒地大喊:“不要转移话题!”


叶修随手捡起桌上一支笔,转了几个漂亮的花样,似乎是想了想才继续开口:


“真不可爱啊你们。”他有点忧伤地评价着,黑色流光的晶石笔在他修长白皙的指间熟练而活泼地转动着,像是粘在他手上一样,在各种奇特的动作结束后稳稳落在他的掌心。


黑沉沉的笔,白皙到有些苍白的手掌,两种颜色的对比惊心动魄。


“接下来的想法都是我自己的推理,”他缓缓开口:“就像我刚才说的,存在的东西即是合理的,我们的进化绝不是错误的。”


“但是,”他用一个“但是”堵住了唐柔正要出口的话:“这个进化完成了吗?”


唐柔蹙起眉来。


叶修慢条斯理地把笔拆成几个部件:“这只笔一开始什么都不是,然后它有了笔尖,笔腹,和墨水,”叶修说着把晶石笔头安在笔腹上,又把笔腹中的墨囊装上:


“它有笔尖和墨水,还有输送的管道,可以留下难以抹消的墨迹——它可以写字了,这就是笔——但是,我们是不会用这种笔来写字的。”


叶修捏起另一个部件,晃了晃:“它没有笔杆——没有笔杆,我们握住它的时候会把墨囊里的墨水挤出来,我们握笔时无从下手。换句话说,它是有笔的功能,却不具备被使用的条件。”


“现在我们是成功的【质变】结果,我们拥有了进化所赋予我们的新的生存的能力,这些能力在难以计数的【量变】试验中被认为是成功的——但我们无法使用它们,甚至因为与它们的不适应造成了生存的困难。”


叶修说到这里停住了,口干舌燥,四下里看看,想要寻点水来喝,被陈果急躁地追问结论,只得快速地继续说:


“所以我认为进化远没有结束,但这跟哨兵、向导这类基因和变异分化不再有关系。”


“按照联盟史,同维度及更低维度人类中,最早分化出哨兵、向导的白星人在发现了哨兵、向导远超普通人的特殊身体素质后,就把哨兵和向导作为共生的超能战士。人类在这漫长的一千多恒光周纪中,形成了哨兵、普通人、向导这样三者构成的纺锤体社会结构,哨兵和向导再也没有尝试过独立生存。到现在,就是因为这种完全不合理的社会结构,向导甚至被强制与哨兵共生,而向导的逐年减少,就是这种共生关系的错误的证明。”


唐柔听到这里,双眸中忽然焕发出一种奇异的光彩:


“所以你的意思是,哨兵、向导的能力进化已经结束,哨兵和向导的共生关系实际上是错误的,现在应该是生存方法的进化阶段了——我们应该学会去正确地使用自己的能力。”


“是的,”叶修笑:“我猜人类进化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所有人都是哨兵和向导。但在哨兵和向导还保持着这种错误的共生关系的时候,只能靠大部分停滞进化的普通人来保持平衡,从而保留人类的火种。”


“所以老板娘,”叶修认真地说:“普通人之所以没有进化,是为了弥补进化者的错误,而所有没有进化的普通人,都是人类的希望啊。”


陈果有些发怔:“这是我……”她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她反复几次开口,都没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普通人——这个社会上最庞大的人群,却因为人种进化学说,在上千年的历史中都遭受着蔑视。


没有进化的人,注定被自然法则淘汰的人……这些没有进化的人,在其他种族入侵时,只能躲在哨兵和向导身后;这些没有进化的人,除了数量庞大以外,被认为是对人类的进化没有任何用处——就算在历史上几次著名的血流成河的革命后,现在联盟中普通人的地位有了绝对的提升,但是在军队以及许多高端的领域中,普通人都是被淘汰的人。


连自然法则都要放弃的人,人类内部也对他们选择了放弃。


终于,她故作不屑地开口:


“说那么多,你有证据吗?”


叶修温和地一笑,出乎意料没有平日里的懒散和不靠谱:


“上千恒光周纪中,没有进化的普通人一直都是人类的主体。号称被自然放弃和淘汰,但在那么长的时间都没能消灭的一个人群——你们活着,并且生生不息,这就是证据。”


陈果怔住了。


唐柔一开始说的进化失败把普通人的地位提得很高,乍一听下来,陈果其实是很高兴的,但是仔细想想,她倒宁愿是唐柔口中进化失败的人,起码进化失败的人现在在社会上是得到完全认可和尊重的;可是叶修的话则完全不同——这个一向看起来懒懒散散、玩世不恭的男人,很认真地告诉她一个充满希望又无比温柔美好的真相——


是的,普通人是没有进化,可是他们该得到尊重。


自然法则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只是选择让他们停下来等等那些还没有找到正确方向的同类。


他们是希望——人类活着,他们活着,这就是他们存在的价值和事实证据。


tbc


昨天没有更新,还没有请假。


我错了。


对不起。


因为我实在是爬不起来了π_π


作为补偿,今天这章比以往都肥,待会儿还可能有加更聊表歉意,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