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高银高】对不起,您呼叫的男友目前掉线(二)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我真心想搞点剧情的……但是你知道,银时一次要和五个人互动,其实长度就是平常要写的五倍,于是……于是……我又以混乱结束了这个章节。感觉不太有趣呢。让我想想怎么让事情更混乱一点23333


——————————————







混乱的情况让高杉和银时忽略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万事屋不可能太长期放假,如果高杉短时间变不回去,可能还需要另找住处。


第二件,也是更近的一件,神威要来地球。


这件事情被两个人在吵闹当中忘了个干净,直到第二天早上外面传来轻快的敲门声,这件事情才被意识到。


高杉睡在沙发上。


虽然不是不想和银时一起睡,但是谁知道睡觉的时候又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会出来。


比如说偷偷爬银时的床,比如说躺在旁边意淫,再比如说一个不小心抽刀出来砍人。


无论哪个,高杉本尊都无法忍受。


所以刚刚告白干柴烈火的两个人,只好非常自觉的过上了禁欲的生活。


神威敲门的时候高杉刚醒不久。


他披上衣服,听着脑海当中乱糟糟对他衣服的评价“材质不够好””不够方便行动太风骚“”穿着有点冷“林林总总,揉着眉头,一脸黑气的打开门,看到神威,一愣。


“你什么时候学会敲门了?”


神威弯眼笑笑。


“今天可是有委托而来的哦,正好晋助也在这里。”他顿了顿,眯起眼,笑着,“晋助,脸色很不好哦。”


完蛋了,这家伙有着怪物般的直觉。


高杉冷着脸挡住门。


“先去和阿伏兔老老实实呆着,我到时候去找你。”


“可是我想见武士先生呢。”神威轻笑,“有什么不能让我见的原因吗。”


“他还在睡。”高杉简明扼要的回答。


神威微笑着和他对视,最后似乎终于妥协了,呆毛晃晃。


“好吧,我等着你过来。”他走下楼,扭头笑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今天的晋助很有意思呢。”


“你的错觉吧。”高杉淡淡。


神威挥挥手,走下了楼。


高杉猛地关上门。


几个在他身体内共存的意识的精神力都很强,他比较稳定的保持意识实在是一件挺辛苦的事情。何况他也不想和神威废太多的话,导致银时醒过来的时候,他又被挤到了里层去。


高杉扭头,就看见银时正站在那里,有点警惕的看着他。


“是我。”高杉淡淡。


银时仿佛松了一口气,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在高杉旁边坐下。


“啊饿了饿了。”他扭头,“刚才谁来了?神威君?”


高杉点点头,微微皱眉:“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似乎的确有点事情。”


“不管什么事情,把神乐扔过去打两架就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吧?”银时抠了抠鼻子,“你这样子还是小心点。”


“啊。”高杉扭头看向银时。


银时被他看得有点局促,气息交缠,脸颊有点发热,勾勾唇,伸手扶在高杉的肩头。


“干什么啊。”


高杉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抬手握住银时的手,顺势凑上去,想要吻他。


“喂,你这个样子你里面的人岂不是——”银时半推半就。


高杉在他面前一厘米的地方刹住了车,恢复了冷漠脸。


银时眼神死的看着他。


“先生你谁?”


“你是白痴吗?”高杉一脸嘲讽的看着他,“要不是你男朋友把我踢上来,你就被那个流氓占便宜了。”


“哪个流氓。”银时继续眼神死,“反正不都是你吗自己说自己不太好吧。”


“我们怎么可能一样。”高杉冷笑,“其他的我还真是走上了不得了的道路啊。”


银时眯眼看了看他:“啊,你是那个高杉大人吧。”


高杉勾勾唇:“听到白夜叉这么叫我,还真是有趣啊。”


银时耸耸肩:“我和你无冤无仇,那边的我和你之间不管有什么和我都没有关系。”


高杉轻笑:“你有点像他,又不怎么像他。”


银时挑挑眉。


“我过去就对白夜叉有点兴趣,现在看起来——”高杉玩味的笑笑。


银时头顶蹦出来一个青筋。


“我饿了,要吃饭。”


高杉挑眉。


“今天轮到你做饭了。”银时提醒。


“是你想趁机偷懒吧。”高杉毒舌,“每次让你去做饭都得费不少口舌,如果不是假发能那么啰嗦的话——”


银时扶额:“等等,你们切换的也太顺溜了吧?”


“因为听说要做饭,他就下去了。”高杉翘着腿,“碰巧我比较精神。”


“我只关心一件事情。”银时抬手,指了指厨房,“去做饭。”


高杉摸了摸下巴,看了他一会儿,勾了勾唇。


“就当是你欠我的,那边要回来。”


银时懒洋洋:“好——好。”


高杉站起身,微微一笑:“可不是以饭的形式。”


银时继续:“好——等等你什么意思!”


高杉耸肩:“反正和你没有关系吧?”


“不不不银桑我还是很为平行世界的银桑着想的,你要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事情?”高杉扭头,微微一笑,“你懂的吧?”


“我不懂啊!”银时跟进厨房,“高杉君,可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哦。“


”以前觉得和你并肩作战打打闹闹就可以了。“高杉带着两分轻佻,摸了摸银时的脸,”现在觉得,让你再软化一点,也是很可爱的——“


高杉突然停下动作,收回手。


”抱歉。“


银时眼神死。


这种神经病一般的转折。先生你还好吗。


高杉收回手,随手围上围裙,揉了揉额角。


“和他说了多少次不要挑衅,里面天天打架,简直是太闹了。”


“里面……是什么感觉?”银时试探性的问。


“五个人都有意识吧,挤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高杉耸耸肩,“你不用担心,影响不了身体的。”


银时松了口气。


这几个人格说实话都有点不正常。


暗部高杉似乎看上了他,每次出现都一副调戏追求的样子。


炮友高杉就别提了,当高杉的冷峻变成挑逗,效果实在是不一般的惊悚。


高杉大人看见他会有拔刀的冲动,但是同时喜欢说一些奇怪的话。


战友高杉……刚才也看到了,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刚刚开窍,浑身都散发着蠢蠢欲动的气息。


只有这个似乎和他已经保持关系很多年了的高杉,虽然身上的气息有点过度的淡然,时不时也会开开玩笑,但是行为举止还算正常。


银时看高杉熟练的洗米煲饭,切着菜,扭头看他。


“稍微有点甜的口味,是吧?”


银时警惕的看他:“你能坚持多久?我可不想你做到一半突然换成什么奇怪的人。”


高杉轻笑:“我给你做饭,你就只有这种话?”


银时被噎了一下,嘟囔道:“要甜一点,多谢。”


他这句话说的声音偏软,带着点委屈的味道。


高杉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揉了揉额角,苦笑。


“别这么和我说话。”


银时抓狂:“我态度都这么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态度太好了,有人吃醋。”高杉叹气,摊手,“所以说你们就是不成熟。”


“和你没有关系吧!”银时炸毛,“话说你们几个不是对过了吗,你们是同一个时间点上来的,年龄都一样!”


“我和你在一起已经十多年了。”高杉淡淡回答,随手把手里的菜扔进锅里,“你说呢?”


银时一愣。


他站在门旁边,定定看着高杉的背影。


那是一个松阳没有被抓的世界。


那是一个他们始终和松阳在一起的世界。


那是一个他们有着共享的十多年光阴,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世界。


银时移开眼神,不去看高杉熟练的动作。


这么熟练,也就是意味着这么做了很多次很多次了吧。


很多次。


很多年。


高杉偏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银时就听到后面高杉嘶了口气,扭头,就看见高杉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他皱眉:“你不是熟练工吗?怎么还会切手,我给你去拿创可贴——”


他本来下意识是想走过去的,但是想到某个高杉会吃醋,还是很无奈的压住了自己的动作。


自己吃自己的醋。


也是绝了。


”你说谁是熟练工?“高杉轻笑一声,抬头看着银时。


银时一愣,走过去:”你……“


“炖菜而已。”高杉轻笑,“我也会做。”


银时无语:“……在这上面较什么劲。”


“不是较劲。”高杉低声,“给我点时间。”


没有过去,还有未来。


他抬手,把手指头伸到手里,微微舔了舔,抬眼,看着银时笑了笑。


银时感到有点被勾引,脸上发热,微微扭开目光:“就算你现在这么弄——”


——还是不能做啊。


对啊,不能做啊。


简直悲从中来。


“你那副表情是做给谁看。”高杉冷冷的声音响起。


银时抓狂:“还不都是你们搞的!”


“你就不能用你那空空如也的脑子想点别的事情吗。”高杉冷笑,“这边的你简直是个和平白痴。”


不行,已经懒得管面前是谁了,只想揍他一拳。


这时候不揍,过几分钟还是会忍不住揍的。


银时想要抬手,就看见高杉神奇般的扭过头,熟练的切菜,把菜入锅。


银时眨了眨眼,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奈落还教做菜?”


高杉跳起青筋:“都说了多少遍我不是奈落了。菜我姑且会做,就是不可能符合你的口味了。”


银时挥挥手:“只要你们几个能够接力搞出点什么能吃的东西,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高杉嘲讽的笑了一声,用某种黑暗料理的手法,开始往菜了放调料。


银时绝望的看着他的动作,眼神死的开口:


“喂,不能换人吗?”


高杉轻笑:“你想要会宝贝你的那个?别撒娇了。”


银时气结。


高杉把颜色诡异的菜盛出来,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