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高银高】漫夜(十)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过渡章。感觉写了很多又实际上什么也没写……接近boss地点了呢银时君和高杉君也该差不多和好了吧——怀着这样的想法,跑了题。


——————————————







“你不怕我吗。”银发男孩说。


“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咬人。”


“很多人都怕我。”男孩坐在废墟的墙头,双腿悬在空中来回摆动着,“为什么呢?”


“嘛。”自己坐在墙根下面,漫不经心的回答。


双手是孩子的双手。


声音是孩子的清脆。


“你要走了吗?”男孩又问。


“为什么?”自己回答,“反正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人类是不能生活在这里的。”男孩道,“很快丧尸潮就会到来,那时候,这里就再也不是人类应该涉足的范围了。”


“你不是人类吗?”


男孩一愣:“我?也许不是吧。”


“你和人类有什么区别吗。”


“你看,我被丧尸咬了也没有反应,而且——”


“那不是挺好的吗。”自己站起身,扭头看着身后的人,“我觉得你和人类没有什么不一样。如果你想走的话,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吧。”


男孩笑笑,有点忧伤的:“我现在还保护不了你。如果我像那个人一样——”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自己说,“何况,我也会保护你的。”


男孩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暗红色眼睛弯了弯,是好看的颜色。


“是吗。”他笑笑,“那还真是多谢了。”


自己沉默了两秒,重新开口。


“不过我不怎么想回去。”


男孩看过来,随即笑笑:“不离开的话,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自己走到墙头下,抬头看着男孩。


男孩一跃从墙上跳了下来,轻悄悄的落在地上。


周围是一片人类的废墟,仿佛在诉说着惨败和消亡。


两个孩子踩过废墟,向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走了出去。


高杉猛地睁开眼。


四周是一片见不到光的漆黑。


漆黑当中,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身体很热,呼吸很困难,手脚动弹不得。


“松阳……不,虚。”高杉开口。


“意识还是很清醒嘛,晋助。”虚扭过头,微微一笑笑,“银时已经和你说过我了?”


“没有。”高杉冷冷,“你想要什么?”


“我不喜欢谈条件。”虚扭头,”不如叙叙旧?关于你和银时的过去。“


高杉沉默着,没有回答。


刚才那段的梦,还是记忆。他从男孩的身体里,看到的是不是小时候的银时,而那个男孩,又是不是自己?


如果是的话,就意味着他们在过去——


”照顾你是他拜托我的。“虚愉快的说,“我按照我自己的想法,稍微发挥了一下。没想到真是命运循环,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呢。”


“你到底想要什么?”高杉重新发问。


“对自己的记忆一点兴趣也没有吗?”虚问。


“相比于那个,我对于其他的事情更有兴趣一点。”高杉淡淡,“比如说,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很简单,而你们总会知道的。”虚微微一笑,“告诉银时,顺着冰河而上,我就在最初的地方等着他。”


高杉淡淡:“我讨厌被人胁迫。”


“我知道。”虚笑笑,“我知道的很清楚哦。不过晋助,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不管是小太郎那边,还是银时这边,都和你的选择有着很大的关系啊。”


“话我自然会传达。”高杉淡淡,“收起你的那幅嘴脸。”


“不要对于面具太在意。”虚静静看着高杉,那双眸子里映出空无一物的黑暗,“因为说不定,松阳脸上的,也不过是一面面具而已。说不定我本人,也只是所谓松阳的面具而已,不是吗?”


高杉冷冷的看着虚,没有再说话。


身上的热度愈发的高涨起来,眼前发黑,视线模糊。


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他仿佛听到了小时候银时清脆的声音,带着点笑意在耳边回响。


“高杉!快来看啊——”




“——高杉!”


高杉猛的坐起身。


他们现在仍然在洞穴里,银时很明显是拆了车上的垫子,垫在了布满着血肉的地面上。


刚才自己看起来是失去意识了。


银时脸色在这个光线下更加的惨白,跪在旁边,看着高杉。


“没事儿。”高杉撑着身下坐起来。身体比刚才烧的还要恐怖,但是失去的气力却回来了一些。他检查了一下自己刚才的伤口,仍然是青黑色浮肿着。


“虚。”他开口,“似乎有某种精神对接的能力。”


“那家伙一直神神叨叨的,也许吧。”银时回答,微微皱眉。“他来过了?”


“啊,说让我们沿着冰河向下,他就在最初的地方等着你。”高杉看着银时的表情变化,“有想法了?”


“啊,那里啊。”神威轻快的跳下来,“还真是令人怀念啊,是不是,银时?”


“你知道什么?”高杉坐起身。


在这种情况下,神威说出来的真话反而恐怕比银时多。


“曾经去游览过的一个地方而已。很漂亮的岩洞。”神威却意外的守口如瓶,“信号我已经传出去了。注意动物——是吧?”


银时皱眉,思索了片刻。


“神威,你带上高杉,留在这里。”


“银时!”高杉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可能。”


“我一个人就够了。”银时淡淡,“沿着冰河的路我很熟,我不用任何配给,也不怕丧尸,为什么不让我一个人过去?”


“因为那不是他所希望的。”高杉淡淡,“因为那也不会是我所允许的。”


“我不需要你的允许。”银时淡淡,站起身。


“银时!”高杉一喊,声音有点嘶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银时站住脚步,扭头看他。


”他希望我们过去,我们就过去。他希望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高杉淡淡,带着点冷漠,“倒看看这场闹剧里,最后赢的人会是谁。”


银时看着高杉眼底冷酷的神色,最后还是没有继续向前,而是折回来,在高杉身边半跪而下。


“之后不知道会说什么,就让我姑且说一句吧。”


“立flag?”神威轻笑,挥了挥手,“我先出去,你们说完了就出来吧。”


洞穴里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呼吸声。


高杉看着银时。


银时跪在他的身边,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似的,叹了口气。


“我说,我们回不去了。”他低声,“但是,高杉,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甚至比你更加希望——”


他跪在那里,仿佛有千言万语要出口,在这个关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似的,只是低头,看着高杉因为受伤而苍白的手。


“对不起。”


“为了什么?”高杉哑声问。


银时抬起头看着他。


他倾身,吻上了高杉的嘴唇。


他的嘴里有淡淡的腥气,皮肤冰冷干燥,没有什么活人的气息。


仿佛濒死的人,用尽全力在祈求着什么。


高杉闭着眼睛,接受了他的吻。


他旋即睁开眼,看着银时,淡淡道:


“走吧。”


银时点点头,站起身。


他伸手要抱高杉,被高杉挥手拍开,又从他腰间拿过自己的双刀,挂在背上。


“高杉。”银时不赞成。


“力气差不多恢复了。估计虚还暂时没有看咱们苦命逃亡的兴趣。”高杉淡淡,“我不会成为你们的累赘的。”


说着,他一翻身,从洞口翻了上去。




越往北走,人类就越少,丧尸动物就越多。


到达冰河的岸边的时候,高杉他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无数肚腹绽开,眼睛发红,身上带着腥血的丧尸鸟群飞过空中,仿佛骷髅的笑声一般嘶哑地啼鸣着,一群群如同炮弹一样,从上向下袭击过来。


“神威,交换!”高杉冷冷开口,打开门。


“高杉——”


银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高杉就一个翻身跳到了车顶。


“你干什么!”银时吼道。他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车旁边攀扶着的丧尸狼咆哮一声,被削掉了头颅。


“我现在也不怕丧尸咬伤。”高杉冷冷,“不能再让神威受伤了。”


“你疯了吗!”银时扭头,“神威的情况比较特殊,你不用考虑他!”


“但是还是人类吧?”高杉冷笑,长刀出手,挡住了头顶飞扑下来的丧尸雕,“虚给的福利,总得用一下。”


银时一咬牙,没有再说话,和高杉一左一右,为车护航。


车上有些地方的玻璃已经出现裂纹,如果再被鸟喙袭击,破裂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他们已经到达了冰河,正在顺着冰河而下。


高杉一刀砍下旁边丧尸鸟的翅膀,看着那团腐肉坠落下去,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周围是冻原。


大地呈现着青灰的颜色,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是死寂延绵着。


这死寂甚至不是丧尸所带来的,而是大自然自身所构建出的、坟墓一般的空间。


冰河不是完全封冻的,而是中间浮动着浮冰的一条宽大的河流。


浮冰时不时坍塌发出撞击声,在可以称得上是湍急的河水里顺流而下。


神威显然也认识这里的路,银时没有开口,他就顺着地形,一路扬尘地冲了出去。


越往里走,丧尸的数量开始减少,只有鸟群还嘈杂的飞在头顶,不断盘旋着。


高杉又砍落一只鸟,扭头看向银时。


银时的头发上沾着浓浓的血色,扭头,目光和他相对。


“我在想。”高杉开口,“为什么虚能够从精神上和人链接。‘


银时点点头:“他能够控制丧尸我倒是不意外,能够连接上你……”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非常的熟悉。”高杉淡淡,“就仿佛……他是老师一样。”


银时皱眉,回身砍落一只飞鸟:“如果你这么说,应该不是错觉吧。”


“其实曾经有一次,我和假发在外面迷路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一次。”高杉继续,“假发说老师直接告诉了他方向。”


“也是通过相同的方式吗。”银时思索着,“但是这也太奇怪了。”


“不合理的地方就是最重要的地方。”高杉淡淡,回身一刀,“什么事物,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在精神里和人对话呢?另外,如果能够精神控制,那张弃城的符号,也就有了解释。”


银时抿嘴,思索着没有回答。


“哟,二位。”神威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


“你们视野好,前面那是什么?”


远处,如同乌云一般,泛灰泛白,一团东西由远到近,飞快的接近着。


银时眯眼看了片刻,突然高声。


“那群吸血蝙蝠!”


他把高杉瞬间扑在车顶上,用身体整个覆盖住了高杉的身体。


高杉就感觉到头顶突然一阵黑暗,一阵疾风卷过,带着嘶哑的鸣叫声带着风声,掀动着巨大的气流。


银时微微皱眉。


高杉就感到黑红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两边不断的流下来。


“银时。”他在一片混乱中皱眉,伸手握住银时的胳膊。


“没什么。”银时用发灰的嘴唇笑笑,“快到了。”



评论

热度(21)

  1. 天然卷都是好人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