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高银高]自由纹章(八)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作者到底在写些什么……我觉得我可以去狗带了……总之……嗯,剧情大概就是……完全没有说清楚的这样子吧ww


————————————


*cp高银高。机甲梗。活蹦乱跳的松阳有。


*正剧轻松向。中篇左右。he。


————————————







“我遇到你是在两年前,那时候你就在试图救松阳了。”高杉突然开口。


银时一愣。“这算是什么?谈心时间?”


高杉耸耸肩。“总得说些什么。”


“我一直在试图救老师。”银时回答了他的说法。“开始的时候只是尝试,后来从辰马那里拿到了白夜叉——”


“你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高杉问。“你是怎么学会操纵s级机甲的?”


“我是个佣兵。”银时回答。“这里学一点,那里学一点,重型机甲的操纵方法也知道的差不多了。s级机甲的操纵方法其实是差不多的,剩下的就是精神力,还有感官和一颗心。”


高杉愣了愣。“一颗心?”


“啊,这个是辰马那家伙说的。”银时回答。“一颗相信自己的能够操纵这个庞然大物的心,一颗相信自己必胜的心,一颗能够看到这个宇宙的心。”


“辰马是怎么同意把白夜叉给你的?”高杉继续问。“整个宇宙都不知道他还藏了一架s级机甲。”


“那是佣兵王的遗物——话说我为什么在和你说这些。”银时挠挠头。“我和他打了一架,他认可了我,就这么简单。”


“是吗。”高杉淡淡。“然后你就带着白夜叉四处胡闹?”


银时眯眼笑笑。“怎么样?”


高杉撇撇嘴。“当时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连基本操作都不会。而且现在看你的动作,你驾驶白夜叉也是靠着精神力在碾压吧?”


银时一愣。“不行?”


“假发那家伙是这么干的,不过他是故意的。”高杉淡淡。“闭上眼睛。”


“喂喂,你要在这种时候开教程吗。”银时说着,却还是闭上了眼。


“精神力就是你的感知,你的手脚,是你和机甲对接的桥梁,也是你观察这个宇宙的工具。”高杉的声音传来,低沉而好听。“调动你的精神力,把它覆盖到机甲的每一个角落。”


银时皱眉,显然不得要领。


“白痴。”高杉无奈。“你连调用精神力都不会吗?”


银时挠头。“都说了我不会啊!”


“在视野里看着我。”高杉动了动机甲。“想象着你的精神力探出了一条触手,仅仅是一条桥梁,搭到了我的机甲上。”


银时眨眼。“怎么想象?”


高杉无语。“想就可以了。”


银时抬眼,注视着面前的修罗。修罗浑身深紫色,在宇宙当中闪烁着变幻的色彩,一如高杉深紫色的头发,带着某种奇异的光彩。


银时感到身体的感官仿佛一点点延伸,暴露在了广阔的宇宙当中。他好奇的扭头,看着四周的星辰,然后感到了面前的一股力量,就顺着那力量攀缘上去——


那力量冰凉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暖意,和他的精神力勾缠在一起。


高杉深吸一口气,闭上眼。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指导过人。


银时的精神力带着灼人的热度,不安分的探着头,勾缠着他延展出去的精神。


“下面回收你的精神力,不要拒绝我,我会带着你熟悉你机甲的所有结构。”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高杉并没有什么把握。让一个驾驶员对于另外一个驾驶员敞开下意识的防御,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曾经和桂试过,以达到合并攻击增加默契的效果。


结果是互相被反弹了出来,头疼了整整半天。


高杉跟着银时的精神力缓慢延伸,感受着包裹着自己的热度。


然后他接触到了银时精神力的内壁。


在高杉以为会被弹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精神力却陷入了一个温暖浩大的场所,仿佛海洋仿佛星空,静静地包容着他。


高杉愣怔着,花了几秒钟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要不然就是银时太过白痴,这个他虽然骂着,但是事实上……不太相信。


要不然……他没有再想下去,而是专注了起来。


他跟随着银时的脉动,勾勒过白夜叉的轮廓。他把精神力分成股股的溪流,带着银时流经每一个角落。


他从来没有想过银时的精神内部是这个样子的,浩瀚而阔大,包容而温暖,和他表面的性格并不一样。


他突然有点明白辰马把白夜叉赠给银时的原因了。


但是逗留太久毕竟是危险的,或者说,在某一瞬间,高杉几乎觉得自己要沉溺其中,所以在那之前,他就退了出来。


银时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似乎在消化刚才的路线。


高杉注视着他全息影像中的身影,没有说话。


精神力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银时为好,他突然想。


也许,只是也许。


高杉的嘴唇边上不禁挂上了一抹微笑。




“自从陨星革命以来,很多人就生活在对于自由军的失望之中。”松阳坐在座位上,淡淡开口。“我觉得倒不必如此。别人所争取来的自由总是虚假的,所谓的自由军,应该由我们每一个人组成。”


“松阳,你要发起全面战争吗?”教廷的人冷冷道。“你果然是这个纪元最大的战争犯。”


松阳露出一个略带点伤感的笑容。“如果走到那一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远处,几大势力的军队已经聚集起来,紧密的围着永无号构成的飞船。


无数的重型机甲和飞船将永无号围的密不透风,随时准备开口。


“松阳,你的后果就是又一次陨星。”帝国的人淡淡道。“连带着帝国的叛徒们一起。”


共和国的手下传来通讯,来人的表情微不可查的变了变,点了点头。


松阳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帝国境内,桂在和防御军队对峙;教廷之上,白色巨人和辰马也处在停火对峙状态。


整个宇宙莫名的安静。


星球上却在不断的骚动着。


陨星革命的口号席卷了每一个星球,通过s级机甲构成的联络网把每个星球的通讯串联起来,遥远的奴隶星球发生暴动,阶级之间的冲突瞬间爆发,无数战舰脱离总部的控制,歪歪扭扭的升空。一切的信号汇总到永无号的控制中枢上,又被计算解码,发送回去。


防守君提防着外面s级机甲的威胁,又收到内部暴动的施压。


银时听着调频当中传来的陨星革命的口号声,面色不变,没有说什么。


“这就是松阳想要的吗?”高杉问。


“一部分吧。”银时淡淡。“老师不喜欢战争。”


“看起来不像。”


“但是革命,革命总是以流血斗争开始。”银时闭上眼,在那一刻,他的语气和松阳的有几分相似。“我可以痛恨战争,但是我不能剥夺他们追求自由的权力。”


“你呢。”高杉突然问。


银时一愣。“什么?”


“你会怎么做呢?”高杉问。


“你又会怎么做呢?”银时反问。


“我不相信你们的自由。”高杉回答。“但是我相信你所说的,追求自由的权力。”


银时勾唇。“还真是狡猾的回答。”


“你还没有回答我。”高杉继续。


“我只负担我一个人身上的重量就已经尽全力了。”银时轻笑。“我没有老师那么伟大,不会搞这种轰轰烈烈的革命。”


“你只是不想把其他人卷进来而已。”高杉淡淡。“妇人之仁的做法。”


“也许。”银时勾勾唇。“我可不是你们这样的谋略家。要说战斗的话,让我想想——来个名动天下的倾国一战也不错?”


“陨星动乱不就是吗?”高杉反问。


银时严肃了一点,摇摇头。“不,陨星动乱并不是这个目的。”


高杉一愣。


他没有想到银时否认的这么彻底。


松阳在陨星动乱的时候代表的是自由军,这是所有人知道的事实。


“陨星动乱是为了——我也说不清。”银时犹豫了一下。“老师没有说过,但是我猜想,老师也有什么不得不与之战斗的东西,而那个东西强大到他必须得借助宇宙的力量,最后还是失败了。”


高杉皱眉。


他想起了土方的话。


松阳很危险。小心虚。


他没有和银时说起这件事情。


“现在也是吗?”他问。“把所有的势力集中在佣兵星球,也是为了那件事情吗?”


“恐怕如此。”银时抬眼。“老师那里,想必已经成为一触即发的战场了吧。”




永无号的会客厅里,气氛仍然紧张的箭在弦上。


舷窗外面,另外一对军队开了进来。


宇宙海盗春雨。


“该死的。”共和国的人皱眉。“来分一杯羹的吗?”


“不。”松阳淡淡。“我叫来的。”


在座的人都是一愣。


“我说过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人,这句话是字面意义上的。”


空中闪了闪,全息屏上浮现出神威的脸。


“哟,诸君。”


“雷枪。”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


这个宇宙中,没有吃过雷枪亏的国家几乎没有。


“看起来是很有意思的盛宴,所以我就来玩玩儿了。”神威笑眯眯道。“不过看起来,焰火还没有准备好呢。”


松阳淡淡。“你可以停留在这里等待。”


“我没有那个耐心。”神威撑头。“不过这里看起来的确有好玩儿的东西呢。”


松阳笑笑,没有回答。


“神威,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教廷的代表站起来开口。


周围的舰队的全部炮口调转,冲向浮在空中仿若一团火焰的雷枪。


“我嘛。”神威睁开眼。“只是来追求两件虚无缥缈的事情而已。”


他抬起手,举起食指。


“第一,自由万岁。”


明明是自由军的口号,却被他的说的轻佻无比。


自由军的人也微微皱眉。


被神威看上,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我很喜欢这个说法,所以就借来用用了。”神威轻笑。“字面意义上的。”


空中,自由军的炮口也突然掉转,直直的指向永无号。


自由军的代表皱眉。


“胧,现在回复。”


通讯频道中传来杂音,显然是信号被劫持了。


“神威,你——”


“放心,只是借用而已。”神威微笑。“我说过,焰火还没有准备好,我只是在帮忙而已。”


代表看着松阳,冷冷道。


“胧是你的人,从来没有变过,是不是!你和神威到底在计划什么?靠永无号和雷枪,也不过只是两台机甲而已——”


正说着,永无号突然掉转炮口,向着雷枪发射出了一记粒子炮!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空中传来平静的男声。


“一级防御遭到冲击,自动防御系统开启。”


“啊啦。”神威眯起眼,笑的开心。“找——到了。”


“松阳。”帝国的人皱眉。“解释。”


“稍安勿躁。”松阳淡淡。“虚,解除自卫。”


“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受到袭击,建议不要解除。”


“解除。”松阳淡淡。


粒子炮重新暗了下来。


“抱歉。”松阳微笑着开口。“只是飞船人工智能的自动决策而已。”


永无号的控制中枢当中,一个蓝色的光点亮了起来,微微闪了闪光。



评论

热度(24)

  1. 天然卷都是好人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