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高银高]永曙(十四)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才不是什么转世呢。哼。


——————————————


*cp高银高,主银高。西幻设定。中篇预计。


*正剧轻松风。1v1。he。


——————————————




十四




红光在一个地方泯灭。


高杉走过去,发现是一条很深的洞穴,正好够一个人跳下去的宽度。


红光就在这里徘徊,越堆积越多,在空中发出淡淡的荧光。


高杉和银时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


高杉收起重剑。


“就是从这里下去吧?”


银时笑笑。“神墓之类的,也应该名副其实吧?”


高杉淡淡。“很多人都说神死后的墓地也在天之尽头。”


银时摊手。“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他走了两步,走到了洞穴旁边,拿起一个石头,向下扔了下去。


下面仍然一片漆黑,没有石头落地的声音,也没有其他的动静。


“还是下去看看吧,我先下。”银时的身上浮现出银色的铠甲,笑笑。“下坠的感觉,还是很少体会到的呢。”


高杉看着他扭回头,对自己勾勾唇,然后一纵身,跳下了深深的坑洞当中。


很久以后,下面也没有传来生息。


高杉看了看浮在外面的红光,几乎肯定下面有一个结界,分开了地下和地上这两层。既然银时没有试图发出什么其他的信号上来,就说明应该是安全的。


否则不管怎么说,那条不靠谱的龙也会做些什么。


高杉等了一会儿,也走到坑洞旁边,一个纵身。


坑洞很长。风从耳边刮过,带着刺骨的呼啸。身体完全浮在空中,不受任何控制的坠落着。高杉压抑着拿斗气减速的冲动——这种地方对于能量很敏感,而且如果是真正的门的话,应该下面会有自己的减速机制。


何况下面还有银时。


即便没有任何减速,银时也能接住他。


高杉的脑海当中一瞬间滑过这种荒谬的想法。


在他把这种想法驱逐出去之前,就感到一股巨大的结界能量,稳稳的托住了他的身体。他缓缓的、如同在水中的一点点沉下去,能量粘稠的包裹在他的身侧,一直到他轻轻落在地面上也没有散去。


周围的能量浓度极高,几乎已经化为实质。


他站在一个圆形大厅的正中央,旁边银时已经走了过来,打了个手势。


高杉明白了。能量浓度太高,导致声音已经没有办法太好的传播了。


桂正站在不远处。


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都显得很悠闲。


银时拉起他的手,高杉一愣,随即意识到银时是要在他的手上写字。


——神墓就是这里。


高杉点点头,看到桂扭头,走了过来。


他罕见的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袍,和那天他遇到松阳的衣服有所相似。


桂抬头,看着大厅周围的壁画。


千年已过,壁画却没有任何剥落的痕迹。


高杉静静地看着头顶的画面。


——从前有一个男人,一个身为凡人的男人。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精湛的剑术。


——和很多故事一样,男人怀抱着梦想。他在这个大陆上遇到了一条龙,还遇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并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来自于天际的女神。男人结识了更多的神,成为了他们的朋友,但是他仍然固执的和他的龙在一起,一起周游着大陆。


——女人爱上了男人。女神爱上了男人。


——男人拒绝了女人。


——女神发威,那威严淹没了男人的村庄、淹没了男人的友人、淹没了他身边的一切,固执的要求着他的爱意。


——男人为了守护自己所有的东西而战。


——不知何时,男人成为了对抗暴怒的女神的标志。随着女神一点点的迷失自我,信仰的力量也在男人的身上一点点堆积。他从凡人成为了凡人的领袖,又从领袖成为了接近于半神的存在。


——终于,在天地失色的那一天,男人一跃封神。


——在失去了他的龙的那一天,男人最终成为了孤独的神灵。


——而这里,就是孤独的神灵,为了他失去的所有的一切而建立的坟墓。这里埋藏着他的愤怒他的悔恨,还有他一切的不舍。


——属于杀戮之神过去的、坟墓。


高杉看着最后一幅画面。


画面上,男人手持火红色的重剑,静静的站在乱石阵的顶部,俯瞰着这个大地。金红色的火焰环绕在他的身边,经过千年仿佛仍然跳动着,昭示着神灵的力量和威严。


男人的脸颊也依然很清晰,略带点写意的工笔,在黑暗的大厅中跳跃着。


那张脸他很熟悉。


几乎一模一样的。


他自己的脸。




银时跟着一起环视了一圈壁画,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一样。


高杉抿着嘴唇,也没有说话。


从一切的事情里面,他也大概猜出来了很多东西。事到如今,的确没有惊讶的必要。


杀戮之神的面目在黑暗之中无比清晰,仿佛在静静的俯视着他们。


桂等到他们都看完了,对两个人勾了勾手。


他的身旁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面空无一字。


高杉感到银时拉住了他的手。


银时的手一如既往的带着冷血动物的温度。


他扭头,看了过去。


银时张开嘴,做了个口型。


高杉似乎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的声音。


“相信我。”


高杉看了他片刻,笑了起来。他笑的风轻云淡,把手从银时的手里抽出来,揉了揉他的头,向着桂的方向走了出去。


桂抬起手,两个人才知道他说的钥匙是什么意思。


钥匙就长在他的手心上,是一个黑色的咒文,仿佛活着一样,不断的蜿蜒变幻着。


桂伸手,轻轻放在了石碑之上。


瞬间,石碑爆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


大厅里的能量突然一下子震荡了起来,壁画开始燃烧,随即纷纷剥落,像是无数燃烧着的蝴蝶一般,被能量的狂风卷了进去,然后碾碎。


桂的脸孔映照在红色的光芒当中,黑发飞舞,微微皱着眉头。


高杉就看到他放在石碑上的那只手被紧紧的吸住,上面皮肤一点点剥落,血管开始绽裂,随即从中段开始断裂!


他没有功夫再去关注桂那里,力量的湍流已经形成了两个漩涡,把他和银时围在正中央。他的身上带着杀戮之神的重剑,银时手持杀戮之神的戒指,两样物品都红光大盛,上面发出灼热的气息。


银时艰难的从力量的漩涡当中挣脱出来,伸手去拉高杉的手。


拉了几次,手才相接在一起。龙的力量极大,瞬间就把高杉从漩涡当中拉了出来,来到了能量抽取的真空当中。


这里的氧气及其稀薄,高杉一阵阵的眼前发黑。


“桂呢?”


“没有时间管他了,他会没事儿的。”银时大声回答。“关键是现在怎么办!”


“我就是想问问他。”高杉回答。


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应该不是只想制造能量暴走的。


说着,一道金色的光晕从高杉的重剑当中飞窜出来,如同一支箭一样,直直的扎入了头顶的漩涡当中!


那漩涡仿佛瞬间被点亮,发出夺目的金色光芒。


力量缓缓凝聚沉淀,最终成为了一个人形。人形是纯金色的,面孔有点不分明,但是还是能看出他和高杉相似的英俊的容貌。


“你们还是来到了这里。”男人缓缓开口。


高杉抬头,冷冷道。“就是你吗?”


“我已经等待了太久。”男人注视着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


银时淡淡。“不需要哑谜了。你找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我并没有找你们前来,事实上,我也不知我希不希望你们前来。”男人继续说了下去。“但是你们如果站在这里,想必是吾友的意思吧。”


高杉皱眉。


银时开口。“松阳?”


男人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银时看着他。


“然而你呢?并没有让我们来的意思的话,就送我们走吧。”


男人低头看向他。


“他是你的骑士。”


银时点头。


“是又如何?”


男人没有再说下去,抬眼望着大厅中的狼藉。


“大陆女神的封印并不牢固。如果只是你们两个,并不能解决这些事情。”


高杉平静道。“是指极北的躁动吗?”


“啊。”男人淡淡。“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银时挠头。“我都说过了,不需要哑谜。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快点交代;如果没有,就送我们离开。”


男人注视着他。


“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简单的。”


银时微笑。


“但是所有的事情,最后不过是否两种结果。”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轻笑了一声。


“你还是一如既往呢。”


银时叹气。“即便你这么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男人看着他。


“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想要拿回那部分你不知道的记忆吗?”


银时和他对视。“我的记忆当中没有断层。”


男人笑笑。“只是断了一千年而已。”


银时的脸色冷了一点。“然后呢?”


男人回答。“我都说了,有些事情必须被解决。一无所知的你只能随着命运飘摆,任由随机律统治你的生活,而没有任何选择。”


“你,难道不想选择一个未来吗?”


高杉突然轻笑起来,开口道。


“你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做交易的恶魔。”


男人看着他,没有说话。


高杉抱手。“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有必要再说废话了吧?”


男人叹了口气。“你很敏锐。”


高杉看着他。“我一直都很敏锐。”


“那么我就放心了。”男人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对不起。”


银时的眉头皱了一下,开口。


“等一下——”


但是杀戮之神没有再给他机会,而是重新卷起了能量的漩涡。


银时瞬间拽住了高杉的手!


一道台风一样的能量风暴扫过高杉和银时,高杉感到银时的手就那样陡然消失了。


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大厅里面的能量已经恢复了正常水平,壁画也都已经剥落,黑漆漆的没有剩下任何东西。


桂走过来。“怎么样,还好吗?”


他的手臂是完好的。


高杉看过去,挑了挑眉。


桂笑笑。“都说了这个主意应该是他老朋友的,他怎么可能会伤害他的旧友呢。”


“他去哪里了?”高杉问。


他发现自己腰间的重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


“去属于杀戮之神的空间,只有有资格的东西才能进入。”


桂注视着他,双眼深沉,重复了一遍。


“资格。”


高杉看着他。


“那么,告诉我。”桂第一次显出了有点不确定的困惑神色。“为什么你没有资格,高杉晋助?”


为什么似乎最该有资格的人,却偏偏没有资格?



评论

热度(20)

  1. 天然卷都是好人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