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高银】Inception(意念植入)_11

南南南国:

《Inception(意念植入)》

十一.

梦境第三层,黄昏。

高杉晋助立在屋顶上眺望连绵不绝的江户街道,随着歌舞伎町五颜六色的灯光跳跃进眼帘,街道上行人愈发的多了起来。

桂坐在他旁边,怀里仍然抱着银时的雪兔。他的目光很温柔,注视着怀里的小东西,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它雪白的毛。

桂喃喃道:“在这里,过了一天了。”

高杉嘴角烟气弥漫,他换了一身放置在万事屋的紫色和服,一手踹在兜里,姿态很放松。

桂叹口气,道:“等银时睡下了,就开始吧。”

高杉默不作声了一会儿,才嗤笑道:“假发,你是不是傻?这可是梦里啊,银时怎么会自己睡下?”

他会跟你道一声晚安,紧接着须臾便是天明。在梦里的人,怎么会自己睡下?

高杉看着地平线上太阳失去光彩,霓虹灯左右闪烁穿透整个平静的夜空。他跳下屋顶走进万事屋,看见那个抱着自己的豺狼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

他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

“银,喝水。”

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目不斜视的摇头,“不喝。”

高杉坐到他脚边,一手拉过他蜷曲在沙发上的凉脚踹进怀里,一手递过透明的水杯。银时侧头看了眼坚定的高杉,嘟嘟囔囔的半坐起来,接过了水杯。

“大晚上的喝这么大杯水会想尿尿的……”

高杉接过空了的水杯放在桌上,然后揽住开始昏沉的银时抱进怀里,“乖,好好睡一觉吧。”

桂小太郎环抱着雪兔走近,看着银时亮红的眼朦胧的扫过自己,随即支撑不住的陷入沉睡。

他们都是精神力强大的哨兵,所以他们都明白梦里的幸福终究属于虚无。他们想要这样的虚无在现实中凝实,所以绝不会心软迷茫,绝不会因为贪恋温暖而放弃掀开幻境下的真实。

桂冷静的看着高杉:“要去了吗?”

高杉点头。

桂最后嘱咐道:“limbo不比外层梦境,你一定要小心。”他看高杉点头,又看了看银时软垂在高杉肩膀上的头,想起了初到梦境时的模样,不太放心。

他拿起桌上的玻璃杯,道:“limbo里十年相当于现实一个小时、两年相当于第三层一个月,”他盯着高杉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我在第三层等你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进行kick。当你听见水杯碎裂的声音,就是kick开始的时间。”他放开手,玻璃杯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破裂之声。

高杉看着溅到脚边反光的玻璃碎渣,缓缓点头。

他闭上了眼。

……

limbo。

草长莺飞,流水潺潺。

高杉晋助睁开看见的就是一副和美得不行的画面。他抬手按了按额角,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矮了一节。

高杉心下奇怪,抬手一摸,竟摸到了自己的左眼。他快步走到溪边,看见了自己。

十五岁的自己。

十五岁,松下私塾灾难发生的时期。
他听见前方院落里朗朗的读书声,挺立出院墙高度的樱花树绽放着绚烂的美丽。

他突然被人在身后一推,掉进了水里。坂田银时一脸骄傲的站在他身后,“喂高杉小少爷,盯着自己的影子发什么呆啊?自恋得爱上自己了?”

高杉看着眼前飞扬跋扈的同龄男孩,怔愣着回不了神。银时奇怪的看了他好几眼,正准备上前一步拉他起来再顺便摸摸这人是不是生病了,一阵莫名的寒意却迅速自后背攀爬而上。

银时极其熟悉这个感觉,二话不说跳进水里拉着高杉爬上对岸,撒开腿没命的跑了起来。

高杉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吉田松阳笑呵呵的站在对岸,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

高杉晋助只觉一阵冷意泛上心头。没错啊,以前每次逃课后松阳出来抓人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啊!二话不说,高杉也开始没命的跑。

跑得两人气喘吁吁的时候,银时停了下来,软趴趴的倒在了一块石头上。

“啊啊……累死阿银我了……”

高杉擦擦脸上的汗,也脱力的坐了下来。

银时转头看向高杉,嘿嘿笑道:“呐呐高杉~你之前说的还算数吧?”

高杉看他眉眼弯弯一副谄媚模样,心里突然浮现出他所说的'之前',他面上一黑,哼一声,“说到做到!”

银时欢呼一声,嘻嘻哈哈的飘过来,“那走吧走吧,我们去哪里看大姐姐啊……”一不小心,他踩到一根黑色犹如古木一般的东西上,下一瞬那古木暴起,将他缠了个严实。

“啊啊啊!!!!”

“啊啊啊!!!”

两道惨叫声交叠而起。

高杉双手在地上使力往后退,却被大石头抵住了去路。

他面前缠住银时的蛇高高立着手掌大小的蛇头,吐出的蛇猩怎么看怎么一副得意的模样。

吉田松阳站在石头上笑得一脸纯良,“这里可没有什么大姐姐哦,小、银,小、晋。”

咚、咚——

一人一个头包被松阳拉着衣领拖回了私塾。

……

“都怪你啊矮杉!谁让你怂恿我逃课的!”

“哈?怪我?”

“不怪你怪谁啊,你得赔我十天的甜食来安慰我受伤的心!”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棉花糖吧银时!自己逃课非要我陪,去看大姐姐还要我付钱!现在还要敲我甜食!你做梦!”

并排跪在廊道上的两人双手举着书本嘴里喋喋不休的互骂。桂拉开门走出来,头疼的道:“你们能别吵了吗?”

“不能!!”
“不能!!”

桂蹲下身,看着两个人吵得面红脖子粗的,双手在唇部拢出一个喇叭,悄声说:“喂,你们看前面,老、师、在、盯、着、你、们、哦!”

啪哒——

银时手忙脚乱捡起掉下的书放在头顶上跪好,目不斜视直视前方。

吉田松阳:“呵呵。”

高杉:“……”

银时:“……”

两人斜着眼怒瞪对方。

都、怪、你!!!

……

晚,月明,入寝。

高杉躺在床上睡不着,睁着眼脑子里一片浆糊。

他好像看见连绵的大火与哭泣绝望嚎叫的银时;他好像提着刀闯过千军万马,刀光迤逦之间杀人无数;他好像看见银时挥刀,亮丽的刀光带起的是鬼魅般让人恐惧的身影。

但他睁着眼,看见平静安宁甚至落了灰的屋顶,耳边是同学清浅的呼吸。

他感到一阵恍惚,仿佛做了一个弥天大梦。

他感到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

银时带着一身的凉气抱住他,轻言轻语的跟他商量,“呃,那个,小晋,我能不能……”在你这儿睡。

高杉反身一把抱住他,压低声音凶道:“我知道了,睡觉!”他将对方冰凉的足与冷飕飕的手压进自己怀里。

坂田银时特不客气的又往里挤了一点。

真实的,没有通天的大火,也没有莫名的惨叫。

冰凉的寒气是真实的,接触的指尖也是真实的,就连困意也来得如此真实。

高杉摸着银时软软的银发,缓缓进入了梦乡。

……

这是他的梦,也是银时的梦。

也许是他的真实,也是银时的真实。

但高杉晋助在睡梦中皱紧了眉。

……

你可知道,你活在何处?

在现实?

还是,

在梦里?

阳光照在身上,是一样的明亮。


tbc.



limbo作为迷失领域自然不是好惹的hhhh

评论

热度(35)

  1. 天然卷都是好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