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卷都是好人

[全职高手][周叶]归一 第四卷 第九章(2)倒计时1!就差一个尾声!

🍃楚谓之聿🐧:

就差一个尾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叶结婚!去结婚!结婚!


===========




第九章(2)




……结束?


周泽楷双唇闭合,如一扇被牢牢锁住的铁门,可一股气流却奔涌直上,将这大门狠狠冲破——


“不!”


一个字之后那扇大门似乎又关闭了起来,周泽楷从来都是行动多于言语的人。


——绝不!


他的手指飞速在荒火上跳动着,只是这一次却与战斗毫无干系——枪底把、转轮、制动装置、闭锁、击发、发射机构……零件逐一从掌中滑落,被他毫不怜惜地弃置在焦土中,他竟就这么单手把这绝世神兵拆成了碎片!


——小周你……


周泽楷明明白白地看见了叶修眼中的错愕。


还没结束!


手腕一翻,周泽楷右手扣住了叶修的左腕,脚向前一伸,勾住叶修脚踝,猛地一勾——在兽性与人性的鏖战中挣扎的叶修根本没有余力去应对周泽楷的动作!


“砰!”


叶修被压在了地上,肩背摔得有些疼,后腰却被一只大手拖住,避免了体内匕首挪动造成更大的伤害。他咳了两声,觉得意识又模糊了几分,只得用力在舌尖一咬,剧痛和血腥味把他岌岌可危的清醒从悬崖边缘拽了回来,刚想动空着的右手,却已经被周泽楷的左手压至了头顶!


“周泽楷!”


叶修喊出这三个字的声音如野兽在低嚎,不止背后生出了黑翼,此刻他耳朵都在变尖,裸露在外的脖颈上浮出细小的泛着青黑光芒的鳞片,谁都能轻易看出,再要不了多久,恐怕叶修将彻底失去人形!


“你疯了?!”


周泽楷的声音沉静像无风的荒漠:“我没疯。”


叶修想伸腿去踹,可身上禁锢他的力道大得惊人:“我会害死你!我会害死所有人!”


“你不会。”周泽楷感觉到自己掌心接触到的皮肤上开始生出毛发,可他的口气仍然坚定如最初的信仰。


“你答应过我的……”叶修感觉到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新生的肉在将那锋刃包裹,往外推挤,疼痛感越来越轻,他连说出口的话都有点口齿不清,“你会是锁……”


“是的。”周泽楷竟是笑了起来,“可我也说过——会说谎。”


叶修怔住了。


仿佛再一次被雾森那浓稠的雾气环绕,叶修又看见那个被自己频频调戏的青年抿着嘴说了这么一句,被自己调侃说说谎水平那么差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却只是沉默不语,安静地在冰棱上攀爬,细碎的头发在脸颊上滑过,天知道他那时多想伸手去拨弄两下。


这两张脸重合在了一起,然后又一同消弥散尽在虚空里。


他已听不清周泽楷接下来说的话——


“不是勒死你的锁链。”


“是锁眼。”


——打开你人性的锁眼。


周泽楷看着对方逐渐被金色淹没的双眸,嘴唇微微颤抖,仿佛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从心房里直接蹦出,还沾着满腔的血,滚烫且粘稠。他不喜欢说话,他坚信行动比言语更有力度,可此刻他突然懂得——当我做完所有我力所能及,那么也就只有言语能够将心声吐露。


周泽楷第一次发现,开口说话,如此简单轻松。


“一开始,没那么喜欢你。就是心动,错过了,不好。”


人生太漫长,总会渴望有那么一个人陪在自己身旁,分享灵魂深处的一切,耳鬓厮磨,彼此分享,共同承担。可看过父母的生死不离,经历过与姑妈的相依为命,这是个连说生存都艰难的残酷年代,他却奢侈地早早地学会了爱与被爱。他有多知晓这种触摸灵魂深处的悸动有多么可贵,就有多知晓得到它有多么艰难。而随着时间悄然流逝,他甚至不曾奢望过会有一个让他心动的人出现——


直到两年半前你以一位神奇的黄级炼器师身份掀开帘帐,挟着五百年的鲜血与火光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将那一声剑鸣不容抗拒地声钉入他脑海,让他每每一寸骨骼、每一条神经都为之战栗叹息。你会在日出时分闭上眼对着朝阳轻叹景色的美好,也会在他尴尬地搂过对方肩膀时胳膊环过他的腰,还会在柔软暧昧的夜风里含住他的手指……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心弦鼓动的悦鸣。


“再见到你,很开心。喜欢并肩作战,喜欢和你……分享秘密。”


明明没有多少共同相处的时间,还来不及培养出所谓默契,可当一同在刀尖上起舞,才发觉灵魂上的相契根本不需要刻意造就。同类之间有时只需要一个眼神和一次交错的呼吸,那在致命藤海中穿行的千钧一发,那沾着血腥气息的唇舌交缠……还有他说知道你身份时,你脸上有错愕闪过,于他心里泛起的小小得意。他从你手中接过那色彩斑驳的魔方,听你说悄无声息的风是如何留下声音。


“那时以为很喜欢,后来发现……”周泽楷喉结滚动了一下,“远远不够。”


你在车上对他说着那五百年前的往事,你不知道对于他来说,你就是一本泛黄的古书,他每翻一页都会有新的惊喜。你讲述那国歌有多么好听,有多希望再过多少年能重见那太平盛世,越来越了解你的他,在心里把对你的在意一点点刷新。直到从耳机里听见你告白的话语,他心中那座城池化作了一片焦土,他才发现,自己竟已经把你珍藏在心底,揭都不能揭去。


周泽楷用力压住身下胡乱扭动的身躯,哪怕明知对方可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却还是将这些迟到的话语捧在了手心:“你对自己那么狠……我很心疼。”


你笑着把却邪上的精神烙印葬送,一个时代结束的沉重最终只化为一声叹息,好像就算心被伤得鲜血淋漓也不值得一提。你说要他对你更好点,他把这视作一个承诺,并没有在言语上应答,却牢牢地镌刻在了一言一行。他将纸张一页页翻过,把心里对你的爱意一分分堆积,直至沉重到再没有什么能动摇它毫厘。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会止住你的话告诉你他会是锁,并为知晓你最后一个秘密而开心。


“我还没有告白过……”


周泽楷将头埋在了叶修的肩窝,深深地将心剖了出来。


“我爱你。”


他从不相信言语能比行动有力,这轻飘飘的三个字没法诉说心里的万分之一。可他却在这三个字上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只为祈求一个,这最后一个,唯一的一个奇迹。


“还有希望,坚持住……我陪你。”


那胡乱挣扎的头颅受不了血脉跳动的蛊惑,扭转过来,张开了口——


用力合下之时,却是咬住了周泽楷的衣领。


眼泪将那冰冷残暴的金色眼珠打湿,最终纵横了满脸。


——纵使全世界都放弃哪怕包括你自己,他也不会允许你输在这里。


——那么就是失去了全部的意识,你也舍不得伤害他,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这已经深刻在了本能里。


风再一次流动,云层拨开,春日午后的暖阳在这寸草不生的高原上倾泻,遍洒每一个角落,驱散走黑暗,给予人光明与希望。这是那高居九天的神明,投注在世间的,慈爱的目光。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有什么奇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人们一排一排地回头,同一个动作以野火之势蔓延。他们都安静地眺望远方,有一线绿色波浪涌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由远及近。没有人会认不出来,那是这次大战中居功甚伟的魔界之花的藤蔓。在最后的那十几分钟里,也是它用细韧的藤蔓,与战士们一同阻挡异兽的步伐。


此刻,它是在运输着什么?


人们自发地向两边分开,如海水被摩西分隔,主动为魔界之花让开了一条道路。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从藤蔓上被放下,还没站稳就急切地迈步,踉跄了一下找回了节奏,才冲到了周泽楷和叶修身边。那除了一张脸外几乎失去了所有人类特征的兽王在发觉来人靠近之后,松开了嘴里被咬烂的衣领,喉咙里挤出威胁的低嚎声,如一个守财奴不准许任何人觊觎独属于他的珍宝,在发现来人举起双手后退之后,才收回声音,一条长尾卷上了周泽楷的腰,牢牢箍紧。


“……关榕飞?”


“是我……总算是赶上了。东西我带来了,我不确定有用。”满脸憔悴的关榕飞应声,他看起来已经许多日不曾睡过,眼睛里满是血丝,整个人都廋了一大圈。


周泽楷从叶修肩窝处略略抬起头来,收获了一串不满的咕哝声,腰间的尾巴再一收紧,周泽楷都觉得快喘不过气。他扭头看向关榕飞,开口:“给我。”


关榕飞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东西出来,犹豫了一下:“他可能会死。”


“给我。”


关榕飞将它抛到了周泽楷手边。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叶修的一只手,将那个小圆盘拿到手里。它通体银白,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毫不起眼,唯有背面有一个小凹陷,里面整整齐齐地卷着九根软管。拿着它,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这是一场赌博。


周泽楷将自己所有的筹码都推入彩池——


“我是来告别的。”


十二天前的夜里,在轮回基地炼器的关榕飞悄无声息地找到了周泽楷。这位有着种种怪癖的炼器大师两手空空,说出这话仿佛是告诉周泽楷他炼器累了要去散步一样。


“为什么?”


“我有件事要去做。”关榕飞插在兜里的手攥紧,“也许我做这件事毫无意义,可是总有人要去往最坏的地方想不是吗?”他顿了顿,进一步解释道,“我一直以为,叶修是在和兽王留下的意志对决,在自己的人性和兽王的兽性中挣扎,可是……前几天我突然意识到了一点——兽性,本来也就属于人类。要论残忍,恐怕人类有的时候还要更胜一筹吧?”


“他的敌人可能从来都不是其它,而是他自己。”


关榕飞深吸一口气:“不过当然,兽性的激发也是需要催化剂的。在吸收掉兽王晶核之前,叶修对抗饥饿是很困难,可随着等级的提升,饥饿应该会得到缓解才是。可是自从继承了兽王之位,明明已经天级中阶,艰难程度却没有降低,就好像体内的兽性的牢笼被打开了一样——我担心,一旦他真的坐稳了位置,可能……”


“你,有办法?”


“……只是姑且一试罢了。”关榕飞苦笑,“兽王的晶核是这一切的关键,这是我从罗辑身上意识到的——同样是将晶核放入体内,罗辑是共生,按照道理来说会比叶修的吞噬情况还糟糕,可他却非常稳定。他们之间的区别,就是罗辑没有吸收晶核,而叶修这么做了——那些暗黑元素在叶修体内对他进行改造。假如……能够将这些暗黑元素抽取出来,我想这说不定会缓解叶修的情况。”


“当初能够把叶修唤醒,就是靠着苏沐秋留下来的一个仪器,它能够吸取元素并储存起来,并再次释放。我想如果能够运用起来,说不定可行。当然,兽王的元素已经被叶修彻底吸收,他体内九系又是相生的循环,现在已经分散到了其它属性中去,所以我必须计算出一个数值,如果出了太大差错叶修说不定会被吸干……我需要时间,仪器也被埋在了嘉世底下,我得把它挖出来,并且完成改造,让它每次只能吸收一定的数值。”


关榕飞说起这些常人听起来可能云里雾里的东西还是一贯的絮絮叨叨,语速又快又疾:“当然,这也是权宜之计,就算能够缓解,我所能计算出的也是一个非常模糊的量值,在相生之下随着时间,这些危险元素肯定还会逐渐增多。所以,叶修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抽取一次元素。可这个仪器本来是一次性用品,唤醒叶修之后现在只能存储而不能释放,一旦满了就没有第二件替代品——抽取晶核里的能量出来存储是大家一直想攻克的难题,我们真不知道苏沐秋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之后我们就能研究出这个技术了。总之,我需要离开,我需要你帮我——别告诉任何人,叶修也不行。”


“他有权知道。”


“他不能知道。”关榕飞抓了抓头发,一副很苦恼的模样,“他的情况本来就是拔河,一旦知道可能有退路,哪怕是他也可能会有松懈。如果真的出现状况,我也不知道我要花多长时间,万一我去得很晚怎么办?而且这本来就是我的猜测,说不定情况也没那么糟糕呢。而为了这种没证据的猜测,就让大战缺少一个安全站,如果我是安排战术的人,肯定会把我现在就绑起来然后最后一天拎到焦土高原去。之所以让你帮我,当然是因为这里是轮回,我要悄无声息离开必须得到你这种职权的人的帮助,还有就是……”


关榕飞直视着周泽楷的双眼:“如果,他真的发现自己忍不住了,他肯定会自我了断。那个时候,只有你可以阻止他了。”


说完这句,关榕飞纠结了一下,还是破罐子破摔道:“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不想上战场,在那里别说配合你们打了,我估计都能晕过去。我找个理由去躲起来不行吗?叶修明天就从苏沐秋留下的安全屋过来了,我找到仪器就去那里算数,没人能找得到我。如果叶修真的没事,我就当逃兵,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可如果叶修一旦有事,那么我——”


那么你就是唯一的希望。


将那九根软管拔出,周泽楷将它们一一插在了叶修的手上。没了一只手的禁锢,叶修的动作幅度大了不少,压在地上的翅膀都扑动了几下,只张着一双凶狠的眼睛狠狠盯着周泽楷,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将他撕碎。


可最终,叶修也没有。


“……我知道。”


周泽楷笑了起来,按下了中央的按钮。


“因为你是叶修。”


因为你本身,就是奇迹。


黄、绿、蓝、红、褐、橙、紫、白、黑九种颜色在圆盘一一点亮,飞速旋转,缓缓升空。九种颜色在高速转动之下界限变得模糊,逐渐杂糅在一起,到最后竟化作了透明。是了,那就是一轮小太阳,是神明的眸子,它静静地凝视着两人,把怜爱的光幕落下,将他们轻轻拥入了怀抱。


===========


阳光洒在闭合的双目上,周泽楷能看见一片橘红色。风和煦柔软,轻轻拨弄着他的刘海,将一根头发丝调皮地挑了出来,从他眉心扫过,痒痒的。周泽楷伸手去将它拢到一边,挠了挠,依旧闭着眼睛,听着枝头鸟鸣声混入了身边叶修刻意压低,却依旧清晰的读书声里。


“第三次兽潮究竟有多少人参战,至今都未能完全统计出来。据估,有至少两万的散户未去基地登记,就自发走上了战场。据不完全统计,参战者有至少二十一万人,这几乎等同于当时所有能力者的数量。而最终活下来的,仅有三万两千六百二十三人。”


听到这里,周泽楷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坐起身来,挺直腰杆,双手放在膝盖上,扭头看向叶修。九十余岁的能力者看起来不过普通人三十的面貌,只是将稚嫩和青涩褪得干干净净,更多了成熟男人当有的魅力。


“自此兽潮成为历史,在叶修对异兽下达了‘不可主动攻击人类及其居住地’的命令之后,人类终于迎来了和平时期。人们走出了基地高墙,除了在战前前往焦土高原修建过工事的那些,大部分普通人都是第一次踏出基地大门。右图照片便是一位老者在走出烟雨基地后,跪下亲吻了土地——他的儿子在四十年前就牺牲于此,他却从未有机会前来祭拜。”


叶修顿住,似乎在仔细端详那张照片,过了三秒,他才继续念道。


“同年五月,各大基地的首领和十名散户代表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经过近一个月的讨论,最终宣布成立新联邦。”


“时隔五百年,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终于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国家。”


“同年七月,焦土高原开始修建纪念馆和永殇墓园,竖立纪念碑群,保存大战遗址,以此祭奠所有在第三次兽潮中英勇牺牲的烈士,将永久保留这片土地不得挪作他用写入宪法的议案被全票通过,并永久免费供人祭拜、悼念。”


“如今距离战争结束已有六十七载,元素存储技术依旧没有被攻克,我们并不知道叶修的兽性在何时会再度爆发。只是我们知道,无论如何,这近七十年里,人类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各大基地连结了起来,不再是一个个散落四处的点。”


“哪怕再恢复到原本有兽潮的时候,我们也能更好地去面对了。”


“更何况……”叶修的声音轻柔了起来,用指腹缓缓摩挲了一下那三个铅字,“他身边还有周泽楷。”


周泽楷安静地微笑——这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个人,只要唇角微微翘起,整片天地都温柔了起来。


叶修轻轻合上书页。


“是时候了,小周。”


周泽楷站起身来,向他伸出手:“嗯。”


两人微笑携手,沐着午后的春日阳光,在花园里穿行而过。一只硕大的变异蝴蝶围着他们转了两圈,然后高高飞起,向上,去找寻更明媚的春光。


自此,再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纵使是他们的好友亲朋,也没了他们的丁点儿消息。只有一位在永殇墓园擦拭碑林的老者在那日傍晚的时候,与去祭拜的两人说过几句话,后来老人才知晓,自己竟成为了最后一个看见过叶修和周泽楷的人。


有人找寻过,有人惋惜过。可令人惊奇的是,纵使再过去百年、千年,也没有人为他们献过一束鲜花,念过一句悼词。


这个信念一直扎根在人们内心深处——


在这世界上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一直都活着。






第九章 完


===========


没错这就是一个技术宅拯救世界的故事!【X


大家别激动!还有一个尾声!再强调一下!还有一个尾声!!!!今天之内一定放出来!!!!【哭着爬下去码

评论

热度(1166)